农民问题,归根到底,是未来社会分工中农业人口占多少的问题

作者:管理员 来源:本站 发布时间:2019年04月09日 返回列表 icon

这些年来,农民问题一直是庙堂之上操心的首要问题。从新农村建设,到农村土地“三权分置”改革,各种旨在乡村振兴的政策一一出台,力度不可谓不大。但是非常奇怪的是,从各种官宣文字中,一直没有看到有关未来中国农业人口占比的设计,这是楼主比较困惑的。

 

农业问题、农村问题、土地问题,归根结底还是人的问题,是农民的出路问题。农民的出路,实际上需要在底层设计上搞清楚——

中国未来的社会人口结构,预期目标是怎样的,农民占总人口的比例到底是多少?

会保障的托底,到底是基于工业文明、信息文明的物质技术条件,实行全体国民的无差别待遇;还是搞成一个新的种姓等级制度,继续以土地作为保障,维持一个稳定的小农经济阶层?

我个人的看法,大略而言,基于产业分工而形成的中国未来的社会阶层划分,还是某种形式的复归于传统的稳定结构,即士、农、工、商四民再加上国家机器服务人员,可以简称为士农工商政。建国初曾经使用过的“工农商学兵”是个与其近似的概念,只是其内涵,要重新诠释。



粗略划分,在普遍技术进步、效率提高和行业均衡发展的背景下,士农工商政这五大行业人员,应该人口所占比例基本相当,各占五分之一。下面对五大社会分工人口做一简要解释,本文主要谈农民问题,就把“”放到最后说。

士即科技与专业学术人士。士的现代语境,可能和“公知”即公共知识分子比较接近,就是游离于国家机器和实体产业之外的,从事科学技术的理论性研究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和文化、传媒、娱乐领域发展的,拥有比较独立和自由身份的知识分子群体。补充一句,这里所用的“公知”概念,是本愿概念,不是网上赋予特殊成色的引申概念。

工即以装备制造业为核心的产业工人,除了工业以外,通常应该包括建筑业和交通运输业。从古至今,“工”先天就带有高度的技术含金量,把工学院士、高级工程师、高级技师、高级工匠,划入“工”而不是“士”,并不是贬低,而是尊崇。

商即市场流通服务环节人员,包括除掉被划入其余四者之外的第三产业从业人员。金融分析师、营销大师,应该划入“商”的行列,而不是“士”。现在被滥贴标签的“公知”,实际上是替老板站台的商业性文人、娱乐圈从业者,也应该划入“商”的行列。当然,流通行业,特别是物联网业态的广大从业人员,其工作性质其实是和普通工人、农民没有什么差别的,划进来有点冤,

增加一个“政”,包括党政军各方面政务与公务所有成员。这里要特别强调的是,“政”这个范畴,不能视为过去单纯消耗财政支出的受供养者。在高度工业化、信息化和智能化的未来大一统社会里,“政”的管理控制职能,已经被高度整合进社会大生产的动态系统中,发挥着中枢神经的巨大作用。其本身的产出,如果单独计算价值,应该是五个阶层中最大的。所以,未来社会中,“大社会、小政府”的观念已经过时,国家机器会成为我们生活中须臾不可离开的必备公共产品。


农即农业人员,包括农产品、食品加工工人。如果是各行业都充分繁荣发展,大体上从业人口是差不多的。相比较而言,现在的农业人口比例明显过剩了,这还没考虑到未来的农业人口并不是单纯的种植者,还包括相当多的工人在内。

 

现在的新农村建设、精准扶贫工程,三权分置的土地流转政策,似乎都是以维系现有的农业人口为前提的。但谁都明白,以这样的人口基数和平均土地资源拥有量,要让以小农经济为基础的农业人口实现真正持久的脱贫致富奔小康,是不可能做到的。

 

在工业化、信息化的时代背景下,解决农民问题的根本出路在哪里?

 

在于将现有农民总数的大多数转化为非农业人口,而不是高效农业、精准扶贫。高效农业是一定会排斥农村剩余劳动力的,而不是多多益善。

 

提高农产品附加值的想法,不能过头。农产品毕竟是涉及千家万户的基本生活资料,涨跌一分钱、一毛钱都令家庭主妇心惊肉跳,国家的政策引导,应该是通过农业科技,实现日常、大宗农产品的质优价廉,普遍的白菜价。而不是相反,靠增加一点所谓的卖点,就把日常、大宗的农产品变成奢侈品,这种致富道路,实际上是以全社会大多数人的生活成本上升为代价的。

 

城市近郊农村,有旅游资源的贫困地区,搞特色观光农业,也能够致富。但这种资源的分布是贫富不均的,搞成一窝蜂的全国通用模式,就成了生搬硬套。

 

现代农业已经变成了规模化、标准化、高效化作业的大工业,以及众多个性化的园艺作坊。所需要的,前者是掌握网络信息、懂得流程、操作机器的熟练工人,后者是经验丰富和技术精湛的园艺师。靠留守老人妇孺打整的小农农业,已经走到尾声,没有前景了。

 

这个进程已经在中国出现,现在出现的问题,是资本下乡、土地资源金融化想把乡村振兴给带到邪路上去。如何纠偏,回归正道,相信主事者一定能够找到有效的解决办法。

 

新农村建设,从本质上,不是农业经济的发展,而是工业人口、城市人口在信息化、智能化、物联网条件下的去集中化、去城市化、舒适宜居化迁徙,是高水平的城乡一体化的实现。

 

产业升级后,工人阶级将不再是劳动密集型的工蜂、蚂蚁,城市人口中,可以分散居住的阶层和行业会很多,只要基础设施好了,物流信息通畅,很多人愿意生活在自然风光里。这种城乡之间的人员流动是双向的,城里人上山下乡,农村人进城入市,或者就地实现新业态环境下的就业。

 

这里本人想说的是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从人类历史进程的主轴看,中国农业文明的秉性,在今天已经升级为工业文明,现在的城市工薪阶层、农民工阶层,都是新时代工人阶级的社会基础。而传统农村以及被某些人念念不忘的乡贤文化,已经变成了没落的八旗子弟。


农业人口太多,国家应有计划地实现平稳转移。那么根据底层设计,以预期较少的农业人口为参照,未来的农村发展模式、土地确权模式、农业经营模式,都应该与现在的政策大不相同。


然而,农民对这些新型农业形式却并不“感冒”。一方面是因为对于农民来说,这些新型农业种植方式离自己还太遥远;另一方面是因为农民认为,一旦这些农业新形势运用到实际生产中,就势必会减少农业从业者的数量,到那时,多出的农民的就业问题该如何解决?

这些担忧有道理吗?

我们先来看一下智慧农业能够给农民的农业生产带来什么样的改变:

(1)远程智能农业监控


通过在农业生产现场搭建“物联网”监控网络,实现对农业生产现场气候环境、土壤状况、作物长势、病虫害情况等的实时监测,并根据预设规则,对现场各种农业设施设备进行远程自动化控制,实现农业生产环节的海量数据采集与精准控制执行。

(2)农产品标准化生产


通过自主研发或与第三方合作导入,为农作物品类建立起“气候、土壤、农事、生理”四位一体的农业生产与评估模型,将农业生产从以人为中心的传统模式,变革为以数据为中心的现代模式。通过数据驱动农业生产标准化的真正落地,进而实现农产品的定制化生产。

(3)农产品安全追溯及防伪鉴真

通过采集农产品在生产、加工、仓储、物流等环节的相关数据,为农产品建立可视化产品档案,向消费者充分展示产品安全与品质相关信息,实现从农田到餐桌的双向可追溯。同时,通过“一物一码”技术,帮助农业生产和流通企业实现产品防伪鉴真,并精准获取客户分布数据。

(4)农产品品牌营销服务


依托专业的农产品营销团队,为优质农产品提供差异化的品牌服务。通过提炼品牌核心理念,打造品牌故事,进行包装设计和媒体内容营销,同时对接特定销售渠道,彻底打通农产品供应链。帮助客户最大化品牌价值,实现产品增值与农民增收。


不论农民是否能接受,智慧农业都一定会是未来农业发展的趋势。除了国内的阿里、腾讯、京东、百度等互联网巨头已开始着手布局智慧农业以外,软银、亚马逊、谷歌等也对智慧农业表现出巨大的兴趣,都想在此领域分得一杯羹。

当智慧农业来临,更多制作精密的机械代替人工,势必会减少农民的数量,这些农民该何去何从?

毫无疑问,当时代在进步,如果人不跟着一起进步,迟早会被淘汰。但《有农有艺》全球农业研究室的同伴们普遍认为,虽然智慧农业会使更多科技人才涌入农业,但是在对作物的了解上,他们还是外行。而作为已有几年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种植经验的农民,没有人比他们更加了解作物的习性。当新的农业形式出现,农民要主动了解、学习、改变,才能适应时代、赢得时代的掌声。


对于大多数无法转变观念、没有适应能力的农民来说,智慧农业的到来虽然会取代他们的工作,但同时也会创造更多的农业产业链,如农产品加工、包装、物流等,为农民带来其它就业机会。

因此,当智慧农业来临,农民的很多工作被取代成为必然,但农民并不会被社会所淘汰,有更多与农业相关的工作需要他们参与,解决农业剩余劳动力不是问题。

对于这个现象,你怎么看?留言区说出你的看法!


中农城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  京ICP备18029764号-1 ICP:京ICP备18029764号-1

icon